• 订阅本站Rss
  • 强化创优意识 提升广播竞争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 ...

        摘要:广播节目创新创优对节目的生产具有重要的意义,在新媒体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多屏互动的今天,广播更需要以优质的内容资源在与新媒体的竞争中搏得一席之地。本论文对陕西广播电视台近年来获奖的优秀广播节目进行深刻剖析,梳理优秀节目必备的内核,对广播节目在创新创优中存在的普遍问题深入思考,并提出改进的路径和策略。

    关键词:广播节目;节目创新创优;广播媒体竞争力

    中图分类号:G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6)08-0142-03

    一、引言

    广播电视节目创优是衡量广电媒体及其新闻工作者素质和业务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也是提高媒体影响力、竞争实力的有效途径。是广大新闻工作者群体参与,各级广播综合实力和集体荣誉的角逐。获奖作品是记者水平发挥最好、功底表现最充分的代表作。同时,使编辑记者开阔了眼界和思路,有了学习的榜样和努力的目标,为节目进一步出新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也使他们的劳动得到尊重和肯定,激发了他们钻研业务、开拓创新的热情。近几年,随着国家相关管理部门的规范,广播电视节目评奖项目设置散乱、多部门无序参与以及花钱买奖项的混乱局面得到了根本治理。目前,在广播电视业内,最具权威性的评奖主要有“中国新闻奖”和“中国广播影视奖”[1]。

    “中国新闻奖”是由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全国性年度优秀新闻作品最高奖。开展这项评奖活动的目的在于检阅我国新闻工作的年度实绩,推动新闻改革,促进新闻作品质量的提高,促进新闻队伍的思想建设、业务建设和作风建设,促进新闻媒体多出精品、多出人才;“中国广播影视奖”是中国广播电视学会评选颁发的奖项,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要负责评选广电系统内优秀国内新闻、优秀对外新闻和优秀社教节目。这些奖项的设立记录了我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发展变迁,见证了我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点点滴滴[2]。

    当前,中国新闻奖和中国广播影视奖的获奖情况,已经成为衡量一个主流传媒机构节目生产能力和节目生产质量的重要指标。虽然说,创优是手段,不是目的。但创优精品和日常节目还是存在着相互促进、互为因果的关系,精品的示范能促进精品的生产和写作水平的提高。创优是一个持续生产实践过程,而不是短期行为,著名摄影家罗伯特卡帕曾经说过:“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只有深入一线,贴近群众生活,及时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反映经济发展中的新举措、新观点、新现象、新问题,及时报道出重大新闻,这才是创优的基础[3]。因此,在评选中获得奖项的作品,是对新闻工作者能力水平的最好验证。

    多年来,陕西广播电视台始终把创优工作贯穿到各项工作,从台领导到各部门重视创优、组织创优,通过多种形式教育从业人员提高业务水平。同时加强对创优工作的组织领导、策划实施,把阶段性的节目创优和节目创新紧密结合,形成了电台宣传创新的良好机制。在这种机制促进下,创优连年取得好成绩,实现全面开花。国家级大奖不断涌现,“中国新闻奖”、“中国广播影视奖”年年榜上有名,硕果累累,曾取得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五、六、七届三连冠的好成绩。这些作品个个当之无愧,他们不但有其独特的一面,但也有共同特点、特色,这也是其获奖的关键所在。

    二、获奖原因探析

    1.发挥舆论监督功能,体现广电媒体的社会职责

    纤小的题材也可以寓于大意,发挥舆论监督作用。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党和政府一贯反对的做派。长消息《贫困县歌咏比赛“穷扎势”》曝光了一个财政负债超过5亿元的贫困县,为了“迎元旦万人歌咏比赛”,耗资四五百万元以上。面对许多地方不顾自己实力,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记者抓住了这一似乎不算什么坏事的问题,予以揭露。这条短短的消息通过对贫困县万人歌咏比赛的剖析,将如何提高执政能力,带领人民群众一心一意谋发展这一命题醒目地摆在了大家面前,社会意义在于有反思性。该节目荣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中国广播影视奖”。广播评论《不要把群众“推”上上访路》通过对两起因政府不作为而将群众推到越级上访之路的典型新闻事件的叙述,揭示了近年来各地出现群众越级上访不断攀升,甚至居高不下这一社会现象的深层原因,有强烈的针对性;特别是由此进一步提出的“真正落实行政责任追究制度,是化解群众越级上访矛盾,甚至杜绝因上访而酿成群体事件发生”的观点,深化了评论主题,令人深思。获得“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中国广播影视奖”。这些节目在遵从新闻属性、广播特点和宣传的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在内容创新方面扩大了报道新领域,挖掘了新题材,诠释了新观念,开发了新视野;在形式、手法创新方面,全方位调动广播特点,发掘各种广播元素;在选题上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尖锐性、思辨性,更具思考空间。做到了观点和材料紧密结合,叙述和评论水乳交融,评有依据,述有深度。

    2.用时代精神诠释不同时期的典型,重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典型宣传在每一年的新闻报道中占有很重的分量。尤其是各个时期的先进人物,在他们身上,能看到一种理想、一种信念、一种力量,他们以自己的行动从不同角度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真谛[4]。推出先进典型,反映党风转变。对于彰显时代精神、鼓舞全省人民奋发向上具有很强的引导意义。

    陕西广播电视台采写的《小巷总理邓菊梅》:社区居委会主任被朱镕基总理誉为“小巷总理”。西安市碑林区文艺路街道办事处环南路社区居委会主任邓菊梅就是这样一位深受居民爱戴的“小巷总理”。这篇新闻人物报道的优点是将人物置于时代背景之下,用典型、生动的新闻事实,表现了邓菊梅忠实实践“三个代表”,把党的阳光洒向社区角角落落的感人事迹。通过这一典型,生动鲜明地宣传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展示了新时期共产党人的崭新形象,昭示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新世纪的希望。该节目荣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劳务输出“大姐大”》:劳务输出是转移农村富余劳力,增加农民收入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是摆在各级政府和劳务输出服务人员面前的一项急迫任务。本节目通过对劳务输出先进典型——赵迎春15年来向广东输送15万富余劳力,平均每年为陕西赢得10亿多收入的事迹报道,说明劳务输出这项利民利国的新产业,只要政策对头,并有一大批像赵迎春这样热心、诚心、又有耐心的人做好“全程服务”,就不难做好。该节目荣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二等奖。

    3.正能量的语言和观点直击人心,理直气壮唱响时代最强音

    《凤翔改改风波》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个体业主欲以在当地民俗中有“蠢笨”之意的“改改”之名注册为企业品牌,工商局不允,逐引发民告官的司法纠纷。节目抓住了“改改风波”这一在省内外引起不少震动的新闻事件,以一场小小的“凤翔改改”一词是否可以作企业名称的争论为切入点,指出这不是一个表面上围绕什么是不良文化争议的问题,而是反映出陕西乃至西部当前经济生活中一个重要的观念问题。当地一些干部头脑中的思想误区:“优质的刹车,劣质的发动机”难以适应开发西部的要求,用当地群众的话说,教条主义、照本宣科才是真正的“改改行为”,节目议叙结合,采访录音层次分明,颇具说服力,阐述了面对机遇,西部要“少争论、多实干”的主题。这个主题的提升,超出了事件本身原有的含义,而触及到了事物的本质。节目使用的方言俚语对于诠释主题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该节目荣获“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一等奖。养殖布尔山羊是陕西麟游、永寿两县在探索农业产业发展和当地农民脱贫致富中找到的一个产业路子。但是由于政府的不适当引导、一些企业和农民大肆“炒种”,牟取暴利的心态作祟,导致布尔山羊产业偏离了正常发展的轨道。陕西广播电视台采制的公众性节目《羊年、羊财和羊灾》通过案例调查,实地走访农民、客商、政府官员和各方面专家,找到了此类现象的普遍性,剖析“炒种”的危害,揭示在农业新品种、新项目发展中应该抱有的理性心态,呼吁建立风险预警机制及时对农民进行风险预警的紧迫性和必要性。节目分析透彻,音响丰富,思路清晰,把农民在羊年想发“羊财”却落了个“羊灾”的下场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本身就独具匠心,耐人寻味。该节目荣获“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一等奖。这两篇报道敏锐地捕捉到发展中的新事物、新苗头,体现了新思维、新理念,小题材升华出大主题,小切口开拓出大视野,把现实发展中的事物引向对未来的高瞻远瞩,也是语言创新、手法创新的典范。

    4.文艺元素考究,亮点凸现,体现了广播文艺与时俱进的风貌

    近年来,广播人肩负着弘扬中华文化、共创和谐文化的使命,面对听众和时代的需要,在创新思维的引领下,创作出了一大批思想性、艺术性、可听性俱佳的优秀文艺节目。其中的代表作品有文学节目《婆》《七根小树棍,走了》、音乐节目《周总理与<长征组歌>》《长安腔调》、戏曲故事《苏若兰》等优秀作品,这些节目题材重大,格调高雅,立意深刻。如陕西广播电视台制作的文学节目《婆》以“婆”和与其命运相关的“草辫”为经线,又以祖孙三代女性不同生活境况为纬线,在时代的大背景下,编织成了一幅关中农村人文、历史、风情、时代变迁的生活画卷。节目文字精巧,编排独具匠心,演播声情并茂真挚感人,配乐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制作精美,被称为是一档极具地方特色的精美文学专题。荣获“中国广播影视奖”大奖,制作的文学节目《七跟小树棍,走了》,讲述了一位患有老年痴呆患者于儿子相伴落叶归根的故事,以唤起对老年群体的精神心理和身体健康关注和关怀,思想性、文学性和可听性都很强。该节目荣获“中国广播影视奖”大奖。《长安腔调》则是用音乐介绍了厚重而韵味十足的观众文化,用黑撒、马飞、王建芳乐队演唱的秦歌,特别是其中“你有澎湖湾,我有长安县”歌句,把关中的精神品质推上了新的高度。这些作品说明,注重时代精神,才会有积极捕捉信息亮点的艺术敏感。注重时代精神,才会使信息升华为艺术创造的题材开掘点,在此基础上,紧扣听众情感与心理的关注点进行艺术策划,使广播文艺在题材开掘与深化中,在情感、内涵上有了拓展、延伸和自由的创作。

    地方特色与广泛选材相得益彰,体现了陕西广播电视台广播文艺推进文化传承与发展的探索精神。参评作品选材广泛,但更注重地方特色。很多作品呈现给听众的是陕西人、陕西事、陕西音乐。如戏曲故事《苏若兰》、音乐节目《黑撒乐队,燎扎了》、文学节目《平凡世界的永恒人生》等。其中戏曲故事《苏若兰》,以探寻人物内心真实感受为主线,精选大段秦腔同名本戏唱段,向听众展示了一个对爱情无比坚贞,不畏强权、性格耿直倔强,具有“舍小家为大家”大爱胸怀的一代才女,喻示了每个秦人血液中流淌着的豪气和博爱。节目精选的每一唱段,场景都很优美,故事性强,加上精心组合与精到的制作,整个节目让人听后有回味无穷、遐想不绝的感觉。文学节目《平凡世界的永恒人生》,是为纪念著名作家路遥逝世20周年而作的节目,有力彰显了路遥文学及其精神的价值和力量,也彰显了作为陕西人的奋斗精神。这些作品不仅展示了陕西恢宏大气和厚重的历史文明,也深刻表现了陕西人与时俱进的奋斗精神,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好作品。陕西广播特色鲜明,代表了陕西省广播文艺节目的主流和方向。是陕西广播电视台近年来虽然佳作频出,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纵观近年来参评的作品,我们也注意到还有一些需要强化、加强和改进的方面。

    三、广播节目创优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1.忽视评优结果的再利用。评优结束后有计划、有组织地把评优的成果变成培训编采人员的素材,给大家创造学习和效法的条件,使更多的人从中得到启发和新知,才是评优的最终目的。

      2.创优意识淡薄。部分编采人员墨守成规,安于现状,在旧模式,老框子中迂回,在新闻编采活动中没有创新和突破,缺乏多角度、多侧面、深层次、深内涵的思考,造成节目内容单调,气息不浓,没有时代精神。有的部门领导把创优看成是在完成台里的任务,例行公事,一提创优,就以人手不够、经费不足等为由,把创优跟正常播出无形中剥离开来。因此,创优工作总是处于平时不过问、不准备、不累计的状态,到年底创优指标下来才集中力量搞突击。

       3.节目标题和用语的准确性、贴切性需要注意。作品的标题好比人的五官,一亮相就应当有吸引人的力量,主题突出、简洁明快、朗朗上口,听到它就有了解下文的欲望。近年来有些报送作品标题过长,有些题目用词过大过高,与内容不贴切。广播节目是“听”作品,这一特点往往使编辑记者忽视对标题文字的认真推敲。平面媒体对标题一般比较讲究,重要文章不仅有标题,还有副标题,有的还有关键词,这都起到点明文章主旨和补充标题的作用。这方面广播节目应该向平面媒体学习。用语方面,在评论、专题甚至文艺类节目中,对一件事、一个问题、一个地方、一个人物做出评析、判断是必要的,但有的节目下的断语不中肯或者不确切。无论是节目中间的局部断语,或是最后总的结语,在节目中都占很重的分量,这也是体现编辑水平的关键之处。一定要对谈到的问题做出恰如其分的结论,不可随意拔高或空洞泛泛。

      .同音词的误用。这类错误主要是疏忽大意造成的。尤其是现在记者们写稿基本使用电脑,且多数人使用的是拼音输入法,读音相似或相近的词,很容易就随手而出,比如:“侦察”与“侦查”,“按耐”与“按捺”等。也有一些同音词是因为没有能够理解它们之间的细微差别而造成了误用,比如:“截止”与“截至”,“期间”与“其间”等[5]。

    5.硬伤问题。创优作品在评选中长期存在一个共性的问题,就是硬伤的问题。比如,参评作品登记表的信息栏中,出现时间上的前后矛盾、没有按要求刻制光盘、错字、错词、标点符号使用不准确、数字单位的缺失等这都属于硬伤。如果出现硬伤问题,你的作品无论内容上多么丰富,再现手法上如何的巧妙,那么你不具备参评的资格,直接会被淘汰出局。

    6.音响问题。广播节目是靠声音诉诸听众的听觉感官,从而引起审美反应的,如果录制水平不高,必然影响传情达意,因此,在处理音响时,应当协调好“可听”与“听懂”之间的关系。不能因单纯追求真实感,而影响节目的传授力。近年来参评作品中广播音响存在的问题。(1)录音不清、含混;(2)录音杂音大、杂音掩盖了话语;(3)录音话语啰嗦,说明主题的力度差;(4)录音不自然,给人感觉比较假;(5)录音忽大忽小,时有时无;(6)录音方言太重;(7)录音的情绪与整个作品不协调;(8)录音由于现场噪音大而像喊话等。随着广电体制深化改革,大多广播电视播出机构都合二为一了,变成了广播电视台了。这一举措的好处很多,最大好处是新闻信息资源共享。但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广播把电视用过的节目稿子拿过来就变成了广播稿,反之亦然。电视与广播相互融合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在参评作品中,这类作品普遍存在形式上的简单融合,缺乏创新创意,怎样平衡好二者的关系,将二者的优势有机的互补,这对节目评优创优是一个新的挑战。

    四、改进的策略选择

       1.建立健全节目创优机制。首先,发现人才机制。强调“你靠广播生存,广播靠你发展”的文化理念,提倡能者有其位,采取“你能翻多大跟头就为你铺多大毯子”的用人机制;其次,建立培训机制。定期对采编人员进行岗位培训,培养全员精品意识。以创优、评优为契机,灌输全员的精品意识,激发大家的创优热情,并将每年的获奖作品进行展播,使其充分地发挥正确的导向和示范作用,努力提高广播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另外,邀请专家会诊。请权威人士、台内已退休的编辑记者、老专家对本台节目进行会诊和点评,针对外台或台内获奖精品进行分析解读,从而使采编人员在选题、包装和节目策划上看到自己的差距,找准努力的方向。

       2.建立健全节目创优激励机制。好的激励机制有利于调动从业人员积极性,有利于培养从业人员责任心,有利于人才脱颖而出,有利于激发人的创新性思维和工作热情。设立创优奖励基金,对凡是获得省级以上荣誉的作品加大奖励力度,及时表彰,鼓励他们在日常工作实践中,始终以“优”的标准去衡量每一个节目制作细节,激发他们的工作热情,力争全面提升节目质量[6]。另外,节目创优也是一个需要各方面配套协调的战略性工程,它既需要激励机制的建立,又需要对有限资源进行合理调配。在重点打造某个题材时,则应实行全台一盘棋,合理抽调骨干人员,满足创优需要。

       开展创新评优活动能够展示成就,激励进取,树立榜样,提供示范,促进交流,互相借鉴,开拓探索,培养人才,扩大社会影响的作用。新闻精品的创作是一个不断超越、不断升华、不断完善的过程,其目的是增强新闻作品的传播力、感染力和影响力,进而打造媒体的形象,提高媒体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而每年的评奖则是搭建了一个竞争的平台,广播电视台应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学习先进,改进不足,不断促进创优出精品。

    参考文献:

    [1] 肖曜,杨丹玫.中国新闻奖组织工作机制浅探[J].新闻前哨, 2004(11).

    [2] 尹成.中国新闻奖的价值分析[D].湘潭大学,2010.

    [3] 胡旭霞.新闻创优要抓住几个关键点[J].视听纵横,2010(8).

    [4] 苏振芳.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9).

    [5] 唐绪军.在吹毛求疵中树立中国新闻界的标杆——首届“两奖”审核委员会工作纪要,新闻战线,2014(11).

    [6] 魏清民,翟华清.如何提高广播电视媒体的核心竞争力[J].山东视听,2003(11).

     庞巧云,杨皓
       来源:今传媒

     


     

    Tags:强化创优意识 提升广播竞争力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本类热门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新文化网(中国新闻文化网)(www.cmcpa.net.cn) © 2012 中新文化网(中国新闻文化网)邮箱:kxnews@126.com QQ:50631893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20781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