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在一周前,国内各大媒体以《辽宁海城:村官选举牵出市镇两级政府腐败大案(之一)》为题,报道了海城市在这次村官换届当中,当地镇和市两级政府是如何干预这次选举的。文章发表后,在海城及鞍山市引起强烈的反

就在一周前,国内各大媒体以《辽宁海城:村官选举牵出市镇两级政府腐败大案(之一)》为题,报道了海城市在这次村官换届当中,当地镇和市两级政府是如何干预这次选举的。文章发表后,在海城及鞍山市引起强烈的反响,鞍山和海城两市对此事十分的重视,并以鞍山组织部牵头开始调查此事。同时,鞍山警方也派专人,查找此新闻的来路以及写此稿子的记者到底为何许人也,说白了,此稿件在得到当地政府重视并着手调查此事的同时,也触到各别政府官员和商家的敏感神经。

也就在此稿发表之后,第一次报道中提得最多的英落镇党委书记傅志福,将镇长、副书记及这个镇的开矿大老板王福海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急忙商讨目前的对策及下一步该怎么办的相关事宜。那么,镇里的领导想出什么样的应对上两级政府的相关对策?开矿的大老板王福海为什么到场?他与镇里领导及海城市领导到底有怎么个密切的千丝万缕的连系?他在这次选举当中,又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等等这些,就在记者第一次调查采访时,便已了解得一清二楚。

王福海:拿500万让举报人“闭嘴”

5月25日上午,英落镇党委书记傅志福刚一上班,就接到鞍山市某部门领导的电话,要求他马上过去,将国内各大网络媒体报道的问题解释清楚。这个上午,他两次跑鞍山市,一个是向相关领导汇报报道中提到的一些事,另一个他是想办法将网络上这些家发的稿子删掉,但是,因这是出自于纯新闻记者的稿件,刊发的也是国内新浪、搜狐、网易及中国网等正规大网媒,就在一切努力全没有结果后,这位书记想出一撤,叫来了这个镇上最大的矿主王福海,一起商议对策。会上,面对媒体的报道,大家没想出更好的办法来应对,最后,财大气粗的王福海仍下一句话:“我拿500万让鞍山和海城警察抓了他们,只弄得他们留一口气,让他们从此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说不出来。”这个他们,包括一些村民,但更大的矛头还是指向参加这次村官竞争的赵开绵。

489765022785398179.jpg

王福海的矿

与此同时,做为英落镇更高一层的辽宁省鞍山市,也开始行动起来,一方面以组织部等部门牵头,调查报道当中一些事情的真伪,并在查处相关人员的责任,另一方面,鞍山市警方也动用网监等人员,调查此稿件的出处,是如何采访并发出来的,那架势,也要对调查采访此事的记者出手。

就在王福海提出拿500万给警方让举报人“闭嘴”这建议后,在场的人虽然没有赞成的,但也没有人出来反对,因为,王福海此人,在当地名声太大了,他想办的事,从来没有办不成的,因他财大,在海城甚至鞍山市,是可以通天的。这次的英落镇赵堡村的选举,他就是赵开绵竞选对手赵庆辉的公开支持者,六年前就是他采取手段,一手将赵庆辉抚上了这个位置并为他服务的。那么,他的财是如何敛来的?在他发家的过程当中,从镇里到海城市再到鞍山市,又有谁为他做后盾呢?

此事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村上的九个矿山,王福海是这样弄到手的

 

 海城市英落镇赵堡村曾有滑石矿共九个坑口,系全体村民共有的集体财产。2004年底,王福海在内债外债交困的情况下,想到了将村中全部的矿归自己所经营,于是,他通过镇市两级政府部门主管矿产的官员们,在周密的策划后,开始行动了。

2005年初,他先将自己的亲信赵长锋扶持到赵堡村党支部书记和村长的岗位,又通过时任海城市安监局局长祖国英和镇安全办主任徐福州两个人,以所有这些矿安全不合格为名,封停了赵堡村滑石矿五个承包组的坑口,然后赵长锋召开村委会在会上讲:“赵堡村滑石矿的五个坑口被安监局封了,我们是起动不了,就得王福海干”。2006年1月,以村委会的名义将滑石矿已被封停的五个坑口以每年15万元的超低价格租赁给王福海经营,并签订了合同。几位村民代表们告诉记者,为了感谢出力之人,仅徐福州一人,就得到王福海送给的一台奥迪A6新车,与祖国英是怎么交易的,具体数字村民们不得而知,但只能比徐福州多才是。

427263144223453742.jpg

王福海的别墅

赵长锋两届期满后,王福海同样采用各种强制手段,逼迫村民选赵庆辉接替了村支书和村长,成功后又成了他个人的马前卒。

本来,在这些个矿的交易当中,是得村民集体或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同意并签字才能生效的,但是,这些个矿的交易并没有这样做,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村民们不断地去省里和北京告状。

该矿的五个坑口每年仅15万元的价格,对当时来讲,价格实在是太低了,村民当然不会同意。于是村官赵长峰就借村党支部书记的便利条件,在广大村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采用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弄虚作假的手段,将以前因其他事项村民的签字文本,复制在这份合同的后面,连层层上报审批这个程序也没有走,只拿这些来骗村民们。表面看来恰似合法,谁知他们却先用虚构这五个坑口有安全隐患的事实,并虚构村民的签字。 

2006年6月份,他们又以同样的手段,逼迫另外四个坑口的承包人,将还差两年未到合同期的四个坑口也变相让给了王福海,从此,王福海达到了赵堡村全部矿山全由他经营的目的。

记者调查得知,王福海走的这一步,时任海城市安监局局长的祖国英和镇安全办主任徐福州功不可没,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大的企图,这个企图才是最终的目的。

5个亿的矿山变成1.7个亿的背后

村上的九个坑口都到了王福海的手里,按理说,他要是能好好地经营并按承包合同付村里和村民的租金,这也就罢了。村里知情人告诉记者,就在王福海租取村上所有矿口之前,他在银行已欠款近一个亿,且早已到了还不上的地步,那么,他租取这些个矿是为了挣钱再还银行的钱吗?是,也不是。

据村民们反映,在吞并另外四个坑口的过程中,按照当时村长赵长锋与王福海及矿承租人签订的矿山租赁承包合同,村里应一次性收取从2008年至2018年十年租金500万元(每年50万元整)。但承租人从1996年至2006年承包费还拖欠村上160万元整,合计660万元。其中按照相关规定,村委会应提留20%即132万元,全体村民应得528万元。而实际上村民只累计实得230万元。剩余的430万元却放在王福海的公司,全部被他们巧立名目、占为己有。当村民问及此事,赵长锋却极为不满,并在村民会议上公开讲:“这上百万的资金都被用于疏通关系、打点上级领导了”。

起初王福海为了垄断资源采用的是扶持亲信、腐蚀干部的方法。后来则随着势力的不断扩大,玩起了黑的。

2010年9月,王福海在海城市某领导的帮助下,开始实施下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卖矿还债”计划。

为了将他旗下赵堡村滑石矿所有坑口转卖给“后英集团”这个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获取利润并偿还贷款,他开始操做了。但此事按规定必须经过村民大会同意。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又与村长村党支部书记赵庆辉策划,当得知村民不能签字的消息后,王福海就到处扬言说:“我是英落镇地区的老大,上面有人,我想办的事没有办不成的,如果谁敢不同意,就打断谁的腿,砸烂谁家的门窗,天大的事我能撑住”。

2010年9月14日,王福海让赵庆辉组织全体村民开会签字通过,但未通过,村民集体所有的矿山,由王福海个人转卖,村民说什么也不答应,于是他在2010年9月15日调集外地社会闲散人员100余人,手持刀、枪、棍、棒到赵堡村威胁、恐吓村民,村民没有屈服。两日之后的9月17日,这天对村民开始大打出手了,这一次,有的村民骨折,多位村民受伤。接下来,强迫村民代表签字,村民表面屈服了,这样,才将赵堡村滑石矿以1.7亿的价格转卖给“后英集团”。后英集团得了个大便宜,王福海也还上了一个多亿的银行债务,并获几千万的资金,到此时,他已租用村里的矿近六年的时间。按理,他应按合同付给村里六年的租金,之后卖矿的1.7个亿也全是村民集体的,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可结果是,到目前为止,这个村的五个村民组中,只有两个有山地的村民组,每年得到很少的山皮补助钱,这钱还是后英集团给了,与王福海一点关系都没有。也就是说,村民们苦苦经营几十年并赖以生存的矿山,到最后全成了王福海一个人的了。

 

记者手记:是谁给了王福海这么大的胆子和权利?

英落镇赵堡村的矿全没有了,村民于是没有了一点生活来源,所以,当赵开绵在这次选举前,想给村民们安上数字电视,只这一点,村民都十分的感动。

多日的调查采访,最初,令记者最不能理解的是,王福海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和权利呢?但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明白了。如果说,当时为达到垄断全村的矿山目的时,帮忙的是时任市安监局局长祖国英和镇安全办主任徐福州的话,那么,他能走第二步将所有矿又卖给“后英集团”达到最终目的的,帮他的则是时任海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的周晓皙,当初王福海获得巨额贷款时,是这位周副市长牵的头,而后又以“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名义,获得数目不小的国家无偿划拨款项,王福海得到这两笔款后,并没有用在正道上,在贷款还不上之后,又是这位副市长出面出招,垄断了全村矿口之后又出手转卖,到这时,从王福海本人到周晓皙这位副市长以及几位中间官员,都解了套了,可是,赵堡村老百姓也什么都没有了。

赵堡村的所有矿山从租到卖,都是早被设计好了的,只是村民起初还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最后被卖又没有得到一分钱时,才如梦大醒,但此时已晚,村民人再多,也左右不了他们从此一无所有的结局。

村民们说:“这不是明着抢我们的财产吗?”是的,是在明抢,而且是几个亿的资产,可王福海的明抢,抢得“理直气壮”,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他身后有一群政府的干部在帮他,他得手后,当然要给这些领导干部们充分的回报的,得多少?记者手里是一些数据的,虽然不全,但很能说明问题。

早在矿被卖掉之前,村民们还多次集体到各政府部门,为王福海毁了近200亩的各种林地无人管而讨取公道,这些事,与村上矿山这件事相比,还是小得不得了,所以,他毁了这么多各种林地,林业局推到国土局,国土局又推到林业局,到今天也没有个完整的说法。

到此,王福海的权利和胆子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记者还在想,如周晓皙这样的副市长胆子哪里来的呢?他当主管工业的副市达十年之久,这样的事,在全海城市的范围内,他操作了多少?收了人家多少好处?还有与周副市长一样的人,又为多少个矿老板当保护伞,收了人家多少好处呢?本记者将跟进报道。

记者魏济民文并摄影

原文链接:http://www.gzzxnet.com/house/6703.html

编辑:webs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