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剑箫 一部电影作品若想永驻人心,就需要创作者借鉴中西文学史和美学史的精华,深刻理解东西方浪漫精神的异同,突破窠臼,运用批判性思维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一位资深电影人谈到当代电影的美学流变时感叹道:“世界级水平的电影,必须要兼具东西方浪漫主义的精华,不能囿于单一的美学维度。”东方浪漫主义和西方浪漫主义有何异同?当代电影又如何受其影响?细细思之,大有味道。

  何为浪漫主义?朱光潜在《西方美学史》中说:“浪漫主义侧重表现作者的主观情感和想象,主观性较强;现实主义侧重如实地反映客观现实,客观性较强。这是基本特征上的差别。”可见,主观性是浪漫主义最突出也是最本质的特征。这也是东方浪漫主义和西方浪漫主义的共性。不过,二者却在内涵上各有其不同“个性”。

  西方着重于自然的哲学,主张“艺术模仿自然”,其所生发出来的浪漫主义更重视对宇宙和个人本质的玄秘探索。在西方价值观中,人就是一个小宇宙,像大自然一样不受任何约束,因此西方浪漫主义具有强烈的个体独立色彩。与之相对,东方浪漫主义则有着东方民族的鲜明烙印,表面上追求个体的宁静与超脱,骨子里却对社会与人生抱持着非常热烈的态度,进一步就引申为注重集体感受,以及更强调社会、历史的演变带给人主观上的感觉。

  不过,二者的地域性分野并非那样绝对,有时也会出现天才般的交互与暗合。譬如,曹雪芹虽然未受过西学教育,一直浸淫于古代传统,但有所突破和“反叛”,在《红楼梦》中显示出了一点西方浪漫精神。《红楼梦》一大突破之处就在于更加强调个性解放,核心人物贾宝玉和林黛玉叛逆了整个封建社会,也在一定程度上叛逆了东方浪漫的传统。又如,索福克勒斯也未与东方有过接触,却在《俄狄浦斯王》中展示了一些东方浪漫精神。这部悲剧很精彩的一幕在于俄狄浦斯王为了城邦人民的安危,自毁双目并自我流放,完全放弃了个人心灵的安逸和舒适。可以发现,当一部作品在立足于其固有的传统浪漫主义精神同时,若能融入新鲜的浪漫“血液”,借他山之石,就有可能感发出伟大的境界,成就不朽的世界级精品。

  鉴古知今。作为当代社会的主流叙事手段之一,电影离不开浪漫主义的浇灌。一部电影作品若想永驻人心,就需要创作者借鉴中西文学史和美学史的精华,深刻理解东西浪漫精神的异同,突破传统艺术窠臼,运用批判性思维开拓出一片新天地。优秀的当代电影人要精心钻研自身所属的浪漫主义风格,建立深厚底蕴,再根据不同题材风格,寻找东西交汇的艺术平衡点,通过摄影、场面调度、声音、运动、剪辑等当代艺术表现形式加以传达。

  若要以电影的形式创作一部如《雷雨》这样融合东西浪漫精神的悲剧作品,创作者必须先静下心来,从当代社会生活中认真选取素材,从中抽象出不同角色的社会态度,在此基础上创造性发挥,努力在角色身上形成超越所处环境的浪漫主义视野以及悲剧意识,再对角色的内心世界加以延展和升华,丰富他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随后,设计一两个囿于传统、无法突破自身浪漫主义限制的对立角色,在精神气质上与核心人物形成强烈反差和对比,突出主人公在悲剧性命运之下的抗争、反思以及崇高感。如此一来,作品就会突破创作的时间和空间局限,产生深刻的悲剧情境,具备世界性意义。

  这,才是真正的“内容为王”,才是真正的视觉创新。(梁剑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