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甘肃人,吃着黄河水、听着花儿长大。在我们这儿,大家都爱听花儿,爱唱花儿。可以说,花儿是刻在我们文化基因里的东西。

  黄河流到了这里,给这里带来了无限生机,历史上先后有多个民族来河湟地区生存繁衍。如果你到我们这里走走看看,你会发现,汉儒文化、藏文化和历史上其他西域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子,都能找到。花儿这种民歌形式,就是吸收不同民族的文化养分而形成的。

  “左边的黄河嘛,右面的石崖么哟,雪白的鸽子么……”“远看个黄河是一条线呀,近看个黄河是金盏花儿开……”“黄河沿上牛吃水,鼻圈落在个水里……”你听听,不少花儿的起兴句子都有黄河,因为它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情感和精神的寄托。可以说,没有黄河就没有花儿。

让黄河两岸的“花儿”开往远方

  赵赟,80后青年,兰州大学西北花儿传承与实践基地副主任、兰州大学团委副书记,常年致力于民歌花儿在高校的传承、研究与创新,推动花儿从原生田野走向大学课堂。

  2021年,《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要将黄河流域打造成为中华文化保护传承弘扬的重要承载区。花儿是黄河流域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保护、传承和传播花儿,我们责无旁贷。

  我在兰州大学读音乐表演专业时,就接触过一些花儿的演唱。毕业后,我留在母校工作。2009年,我带领兰大的艺术团前往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交流访问。在这个团队里,我既是带队老师,又是舞台上的演员。我一直记得在舞台上为当地师生演唱花儿的那一次表演。或许是因为花儿的艺术特色与他们的文化有一定的接近性,反响特别热烈。有一些哈萨克斯坦学生甚至在演出结束后,跑到后台来找我,想要我现场教他们唱一首花儿。

  从那以后我就在想,花儿这么好听,就连外国友人都那么喜欢,为什么花儿还没有被普及开呢?甚至,有些人第一次听到“花儿”这个词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植物。

  后来,在学校各方的努力下,2016年,我们成立了兰州大学西北花儿传承与实践基地,这里成为我们传承和传播花儿的主阵地。我想,我大展身手,推广花儿的机会来了。

  为了让基地发挥更好的作用,组织课堂学习、田野调查、记录口述资料、开展社会实践……我们用多种形式开展工作,让更多人了解花儿、记住花儿,甚至还能唱上两首花儿。六年来,基地从无到有,做出了许多成绩,基地每一位老师和热爱花儿艺术的同学们都把花儿的传承和发扬当作自己的使命,用心地、一点一滴地“灌溉”着它、守护着它。

  我深知,传承和发扬好花儿艺术绝非一日之功、一人之功。我们每个人都像黄河里的一朵浪花,只要我们大家携起手来,花儿艺术就能像孕育它的黄河一样,滔滔不尽,永远流传。

  (作者:赵赟 光明日报见习记者殷泽昊、光明日报记者彭景晖采访整理)

  (本期选题支持:王胜昔、宋喜群、王建宏、赵秋丽、冯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