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铿锵,犀心贲彩筹未来——浙江省犀皮漆艺传承人罗献兵的漆彩人生

罗献兵制作漆画 受访者供图

  在近日举办的2022年中国大运河非遗旅游“薪传奖”传统工艺大展上,来自全国的优秀漆器在这里展出。其中,有两件具有奇特纹饰和斑斓色彩的漆器作品特别引人注目。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两个作品出自同一作者——浙江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临海犀皮漆艺”传承人、漆艺家罗献兵之手。独具匠心的漆器作品,让人们在感悟漆艺之美的同时,也开始探寻罗献兵的漆彩人生。

  缘起热爱 探寻漆艺路漫漫

  罗献兵出生于浙江临海,罗家从太祖辈起就从事漆艺工作,这让罗献兵从小就对漆艺有了较为粗浅的认知。“爷爷生前留下两本书,一本是《文心雕龙》,另一本是没有封面的历代漆艺典故油印小册。正是那本没有封面的书,让我与漆艺结下了不解之缘。”罗献兵说。1992年,罗献兵从国企停薪留职后开始自主创业,当他在广东广州看到福州漆器时,儿时对传统漆器的记忆被唤醒了,他决定开发漆艺产品。彼时的罗献兵对漆艺了解甚少,“起初选择从事漆艺的目的仅仅是认为这是一门技术活儿,想纯粹做点产品,提高产品利润,所以大都是碗瓢盆碟之类的日常用品。”罗献兵说。

  可做生意谈何容易,“当时日本漆器的名声比我们响亮,国内还比较滞后。我们只是给外贸做些订单,利润薄得很,企业发展的空间不大。”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罗献兵仍然十分感慨。那时他利用祖艺“斑纹漆”技艺开发了一款“罗密欧的魔盒”的首饰盒,定位为青少年男女定情、订婚的纪念礼物。但是,由于传统髹漆工艺复杂、生漆原料价格昂贵,加之了解的年轻人也少,因此,销售并不理想。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处于迷茫期的罗献兵结识了中国漆工艺专家何豪亮。“当时何教授夸赞了我的漆器,说我做的这个叫犀皮。”罗献兵回忆,“何教授将技艺倾囊相授,为我的漆艺突破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帮助。”罗献兵也因勤奋和执著成为全国漆艺界的翘楚,并加入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漆艺专业委员会。2006年,罗氏犀皮漆艺入选浙江台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加入漆艺专业委员会后,罗献兵见识了各个国家的漆器作品,拓展了视野,在与各国漆器同仁的交流中认识到中国当代漆器的不足,这促使他开始思考中国漆艺发展的可能性。

  忠于原味 创新漆艺数十载

  结合家里的花纹漆、斑纹漆这些传统漆艺,罗献兵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创新。“古代色彩的调制以生长于高山的漆树汁为媒材,天然漆汁含有褐红色素,调了矿物质原料后,色彩会变得暗沉,难以调出鲜艳的色彩,因此带有天然的局限性。”罗献兵表示,要把天然的生漆做成像现代化学漆一样亮丽,调色是个大难题。他不断投入研究,在生漆的冶炼上进行了无数次尝试。其间,他虚心向何豪亮请教,并结合典籍上对生漆冶炼的方法,尽可能减低生漆天然的褐色,使其成为色相明淡的汁液。“虽然还是不比当今市场上化学漆亮丽,但我们做漆器并不是要它的亮丽,而是在把玩时可以充分体会到它的内在品质,而不仅仅是外表。”罗献兵说。

  一件作品的呈现,往往要付出经年的心血,罗献兵对于漆画的研究耗时近10年。他表示,作一幅漆画相当不易,要把犀皮用到平面绘画上需要不断尝试、不断拓展犀皮技法。自2016年犀皮技艺进入浙江省级非遗名录以后,罗献兵投入近百万元用于犀贲漆画的研究和创作,家里废弃的漆画堆得老高,随便扔掉的一张都价值一两千元。伫立于罗献兵的漆画作品《凤鸟的印象》前,虽然人们看不到习以为常的事物图像,却能感受到凤鸟曼妙羽翅的飞舞,气势昂扬的欢唱。中国2000多年前就存在的抽象艺术就这样以一种质的变化展现在人们面前,这就是犀贲。罗献兵介绍,创作犀贲要胸中有丘壑,手中有乾坤。“创作这幅漆画作品共花了我5年时间,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寓意传统的犀皮漆艺在失落后的重新发展。作品采用白描手法,结合犀皮技法铺满整个画面,以变化诡谲的犀皮图纹衬托凤鸟的羽翅和形象,传达了多层艺术理念。这既可以对传统艺术进行传承与弘扬,也可以作为当代艺术品进入家庭,具有文化传承与发展的意义。”罗献兵说。

  匠心守护 传承漆艺在路上

  在罗献兵的作品《灵犀贲彩——犀贲漆艺茶器套组》中,人们可以看到更为广阔的漆彩世界。

  在一件红色船造型的漆艺作品上摆放着6件茶器。“红色是我们中国传统髹饰的色彩,同时也代表当代红船精神和理念,体现创新、发展的思想。所有的材料使用的是天然漆树浆,体现了人与自然的相辅相融。”罗献兵介绍,6件茶器分别容纳了不同时代犀皮漆器的髹饰特征:殷商时期的特点为红黑两色独立的素髹,红黑双色相互交融是汉代犀皮的主要特征,唐宋明清时代发展成红黄黑三色相叠交融,当代又有了五彩和七彩。罗献兵说:“你也可以理解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罗献兵介绍,漆画完全以纯粹的漆树汁(生漆)经过自然冶炼、制胎、调色、起纹、设色、研磨、推光、揩清等280多道全手工工序,历时500天才能完成,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使用的磨摸,呈现出温润而细腻、润泽而晶莹的美好质感。

  “继承弘扬漆艺发展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罗献兵对于漆艺的追求是纯粹的、执着的,他认为工艺上的困难不叫困难。如今,市面上八九成的漆艺都并非纯天然的生漆制作。在他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方法是要将传统漆器和现代漆器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来。罗献兵认为,纯粹的传统漆器就要材料保真——用生漆,这样才能保证民族文化的纯粹性。漆本是一种天然的物质,需要用心去认识了解,漆艺体现的是人与自然和睦相处的理念。“漆器有极强的生命力与极高的收藏价值,但对于漆艺发展,还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培养漆工艺人才。”罗献兵说。

  罗献兵表示,非遗的传承与发展要更加注重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在的文化性的拓展和保护,构建起与时俱进的文化意识,不断地去拓展民族优秀的文化记忆和思维。(徐继宏 权紫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