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珍稀贝壳和古蜀人的“贝类世界”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将举办贝类标本及文物特展

  光明日报记者 李晓东

  四川地处西南内陆深处,三星堆、金沙遗址等地的考古成果却显示,古蜀人也曾生活在一个丰富的“贝类世界”中。曾与恐龙同行、见证地球5亿年沧桑的贝类,曾跨越山海,来到蜀地,丰富着古蜀人的生活,也成为今天破译古蜀人对外交往的“文明密码”。

  近日,“神奇宝‘贝’——奇妙的贝类世界”特展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布展完毕,来自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等5家文博单位馆藏的1200余件(套)贝类标本及相关文物,将于7月20日与观众见面,一批珍稀贝壳和古蜀人的“贝类世界”将集中呈现在我们面前。

看珍稀贝壳和古蜀人的“贝类世界”

部分展品 资料图片

看珍稀贝壳和古蜀人的“贝类世界”

部分展品 资料图片

  多件古蜀海贝文物将首次展出

  三星堆遗址中曾出土大量海贝、青铜贝和绿松石贝,成都金沙遗址也发现了根据海贝的形态、纹饰制作而成的玉贝、贝纹铜器等器物。蜀地远离大海,这些文物既有实物,也多处可见海贝形象,它们从何而来?

  “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环纹货贝中间有齿形沟槽,这种海贝只产于印度洋深海水域。”金沙遗址博物馆相关专家指出,根据史料记载,在印度洋北部地区,历史上曾流行用这种贝作为货币使用。因此,这些海贝有可能是伴随贸易活动,从印度、缅甸等国家经云南,来到成都平原的。

  据介绍,除了西面的印度洋,古蜀地区的海贝还可能来自我国南海地区,途经广东、广西、贵州,到达四川。受海贝外形的启发,古蜀人还使用其他珍贵的材质,制作出铜贝、绿松石贝、玉海贝、贝纹铜器等,展现高超的艺术创造力。

  考古学家推测,在古蜀人的生活中,海贝可能也是一种“奢侈品”,在重要的祭祀活动中与金器、玉器一起,敬献给天地山川、祖先神灵。

  本次展览中,三星堆遗址新一轮发掘出土的多件海贝将首次展出,金沙遗址出土的贝纹铜器也将罕见亮相。这件铜器外表扁平,中空结构,出土时还填充有黑色无机质,其侧面装饰有11个大小不一的贝纹图案,从中可见海贝在古蜀人生活中的特殊地位。

  大批珍稀标本将集中亮相

  作为金沙遗址博物馆历年特展中展品数量最多的一次展览,本次展览展出1200余件(套)展品,其中贝类、鱼类、珊瑚等标本有近1000件(套),来自南海博物馆的部分藏品还是首次在外展中亮相。

  此次展览中,贝类的生活环境、种群、类别等得以系统呈现,法螺、唐冠螺和鹦鹉螺、贝中之王——砗磲、“海之荣光”芋螺等29种珍稀贝类标本都将集中展出。

  此次展出标本中最为“资深”的当属鹦鹉螺。它被誉为海洋中的“活化石”,已在地球上经历了数亿年演化,其控制自身浮沉的原理给人类发明潜艇以深刻启发。此次展出的珍珠鹦鹉螺,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在丰富的展品中,“海之荣光”芋螺,因其拥有犹如大海在太阳升起和落下时,在海面上泛起的波光般美丽的花纹而得名,其超高的“颜值”值得一看;体量最大的砗磲,被称为“贝中之王”,直径将近1米,是历朝历代都奉为至宝的装饰品原料。

  此外,还有形似太阳的太阳衣笠螺、形似古蜀象牙但历史更为久远的象牙贝、古希腊神话中维纳斯用来梳理长发的骨螺……丰富而珍贵的展品,让观众在成都也可体验“赶海”的乐趣。

  展开一幅贝文化的多彩画卷

  在史前时代就与人类生活结下不解之缘的贝类,还化身贝币、贝雕、螺钿艺术品、生活用品等器物,出现在古人的生活中。在本次展览中,观众可顺着时间的长河,感受贝在人类生活中的多彩印记。

  其中,螺钿和贝雕艺术品尤为引人瞩目。古代工匠将贝壳雕刻成人物、鸟兽、花草等,或独立制作成摆件,或镶嵌于漆器或木器上,工艺传承千年而愈发纯熟,五彩斑斓,精巧雅致。本次展览中,南海博物馆首次在外展中亮相的螺钿家具套组,以及刻画入微的镂空贝雕摆件,不仅生动描摹了当时的社会生活,也为观众奉上一场艺术之美的体验。

  据介绍,为了契合暑期亲子出游的高峰,本次展览从版面设计、文字语言到展厅设计、社教活动,均围绕科普性和教育性进行策划。展览创造性地将自然科普与人文历史相结合,引领观众来到海洋深处,认识海贝的栖息环境,邂逅上百种姿态各异、习性不同的贝类动物;不同时代、不同地域发现的贝类相关文物,也为观众展开一幅贝文化的历史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