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雨涵

  近日,王源发布新专辑,并与王俊凯共同为易烊千玺庆生。TFBOYS“三小只”的发展状况,再度引发关注。作为一个成功的养成系偶像团体,TFBOYS是演艺圈的独特现象。他们虽然已经各自单飞,但还是总会被联系在一起,甚至是被拿出来作比较。三个人有着共同的起点,后来的发展路径各异,但仍有大批粉丝的追随,是当之无愧的“顶流小生”。他们也一直在试图扩圈,希望在各自的领域之内靠实力和成绩,来让自己的人气能够有匹配得上的分量。

  11月,王源发行了全新个人专辑《客厅狂欢》,专辑共有6首歌曲,以AB面的形式先后呈现,他参与了全部的词曲创作和音乐制作工作。主打曲目《奔赴时间尽头的流萤》,创作灵感是王源在剧组拍戏之时的遐想。他在头脑中“编排”了一个工作人员暗恋女一号的故事。专辑同名新歌《客厅狂欢》,又寄托了王源在居家时天马行空的想象,传达“一场内心的狂欢,客厅就刚好”的主题。《潜》是氛围感浓烈的实验性歌曲,他希望通过音乐感受水底深处的变化。《空置状态》同样具有先锋实验性,歌曲将地铁运行、钢筋碰撞、车流喇叭、电话忙音等都市生活底噪作为声音采样,他想象自己就站在三里屯SOHO的地下广场,周遭是行色匆匆的人,然后让自己在城市中处于“空置”状态。

  出道至今,王源最看重的是他音乐人的身份,他甚至想把整张新专辑都做成纯实验性的,但被团队拉回来了。他也希望自己的听众能有点求知欲和好奇心,“但这也只是我的希望”。也许是太接近于舞台的中央,王源更加渴望逃逸到“生活”里,并从中汲取营养。他与伙伴们去收集送外卖的声音、扫码的声音,帮助大叔扫码共享单车,在“苍蝇小馆”吃饭时,被不相识的大哥拉着喝酒聊天……王源喜欢收集这些生活的碎片,这让他感觉到真实,并且很酷。

  新专辑发布的当天,也正是王源22岁的生日。时隔20天,他又和王俊凯卡点为易烊千玺庆祝22岁生日,这种仪式感的庆生已经持续了九年。明年的8月6日,就是TFBOYS正式出道十周年的日子了。“三小只”上一次合体,还是在2020年的七周年演唱会上。面对“十年之约”,虽然粉丝们希冀满满,但最终很可能三人只是遥望相祝。

  TFBOYS算得上国内最成功的养成系偶像团体,三人在十三四岁时便出道,少年时拥有几乎无限的精力,舞台上唱唱跳跳,舞台下打打闹闹,只觉好玩。后来团体越走越高,三人背负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名利、资源、粉丝、社会责任……2017年之后,TFBOYS开始单飞,三人也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路径。王俊凯在2017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易烊千玺在2018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王源则在2019年选择进入伯克利音乐学院就读。三个人都在不断挣脱偶像的躯壳,跳出流量的池子,希望发挥自己更多的能量。

  在积累了一定的作品之后,王俊凯终于在今年迅速发力,参演文艺片《断·桥》,主演国庆档大片《万里征途》,这让他在大银幕上逐渐获得了认可。与他二度合作的演员张译说,“小凯真的开始独当一面了。”殷桃评价说,“他是个很专注的演员,未来可期。”

  易烊千玺算得上天赋型演员,在还没就读中戏之前,他就通过在电影《少年的你》中的表现一鸣惊人。后来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奇迹·笨小孩》《长津湖》等,易烊千玺也是持续稳定输出。截至目前,易烊千玺领衔主演的电影票房已经达到142.12亿元,还获得了金像奖、金鸡奖、百花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在去年21岁生日时,易烊千玺还发布了一首单曲《四字歌》,虽然作词署名“江湖神经”,但被认为就是他的个人写照。“拔苗助长 出人头地/火烤土坯 塑成人形/天生我材 黄金掺泥”,这可以看作是易烊千玺从童星出道到成为演员的成长过程;“二十啷当 赖赖唧唧/流浪野王 街头两笔”,这似乎又是他内心的放逐与叛逆;最后“戳破幻象 直视内心/弟弟弟弟 掂量自己”的呐喊,何尝不是对于自己的一种告诫和警醒。

  继续以音乐为主业的王源,选择了一条关注度更低的道路。他也曾参演过《爵迹》《青云志》等影视作品,参演的《地久天长》还入围了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不过王源在音乐方面更加具有灵性,这也更加接近他内心的偏好。他曾在2019年参加了音乐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与毛不易、梁博、热狗等音乐人同台竞技,献上了五首个人作词作曲的原创歌曲。他创作的《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藏着一个19岁少年的自我剖白:“没有人能真的理解你啊/觉得虚伪你逢场作戏/我一直都会记得一句话/强大到无往不利。”在2019年和2021年,王源分别发行了个人专辑《源》和《夏野了》,再加上最新的《客厅狂欢》,他已经手握三张个人创作专辑。

  他们,在各自不同的路上,一起长大了。(刘雨涵)